向來不是熱衷美食的人。




倒不是分不出何謂好吃與不好吃,不過,好吃與否純粹主觀吧,個人向來喜歡清淡、乾淨、新鮮、價實的飲食,不曾追逐口耳相傳的美食,多年來,一直如此,也不打算改變。無趣?也許是吧。




但,有些令我感動的與吃有關的回憶片段,再也不復出現,無法複製,只能擱置在內心深處一個角落,過了好些年,因為某事、某人而再度勾勒出影像來。




前些天,在無意中,看到 舒國治 先生寫的《窮中談吃》──2008年由聯合文學出版,書中收錄作者在報紙副刊發表論吃文章的結集──看完後,勾起的不是食欲,反而人生歲月裡的一些與吃有關的片段,因為看了,所以回憶了,想起了……




 




想起了某個寒冬之日的例行練球。練球完後,大夥都餓了,三五成群就在校外一家不起眼的小店,點了一碗沸水沖王子麵加蛋。當碗蓋打開時,胡椒粉及調味粉的氣味撲鼻而來,讓飢腸轆轆當年還是小學生的我們,得以解饑。




現在,就算回家沖一碗王子麵加蛋,也尋不回當時的感覺,還不如將王子麵捏碎了,直接就口,還好吃些。




以前,泡麵就那幾樣,沒得選擇,如今商店賣的泡麵多樣化了,吃起來的口感卻大同小異,更由於泡麵吃多傷身,現在幾乎不太吃了。




昔日,在那物質貧乏的年代,總記得頭一回吃火鍋(當時才剛興起)及港式飲茶的興奮,那是為校贏得一座座手球冠軍獎盃後,眉開眼笑的校長大方地犒賞隊友們大吃一頓──醬料一定拌生蛋黃,蛋白一定散於火鍋內,而港式飲茶一定是以推車載來小蒸籠盛裝的食物──我們幾個毛頭小子沒見過世面,學著大人的一舉一動,每一口吃下肚的都是感動與興奮。




 




又想起了昔日學生時代,十分熱衷社團活動。某日,社團伙伴十多人在社長的家中徹夜漫談,暢述少不更事的夢想與理想,夜晚由談興高昂而至最後疏疏落落,但聚會並沒有因此散去。清晨,當我們帶著惺忪雙眼,步出社長的家中,行經巷弄間,正想尋早餐店,就那麼巧,有一攤車專賣葱油餅,婦人正下鍋煎餅,葱餅在油煎過程中發出「嗞嗞」的聲音,引得我們趨前買餅。當熱騰騰的餅皮到手,便迫不及待的撕了一塊,入口瞬間,油香、葱青、皮脆融合在一塊兒,好吃的不得了。




賣葱油餅的攤迄今坊間林立,就連市場也有賣冷凍餅皮,好吃的葱油餅當然有,但最好吃的仍然是那晚與朋友熬通宵至清晨所吃到的油餅。




 




至此,倒呼應了作者 舒國治 先生的《窮中談吃》。當學生沒錢,只吃得起王子麵加蛋,而那葱油餅是加了「友誼」這道佐料的吧。當然對小孩子而言,頭一回吃到大人請客的所謂大餐,吃進去的都是興奮與感動,真的美味?那倒不至於。 作者:來看yun


((圖片取材自網路))




 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非暖看云 的頭像
非暖看云

天平的支點

非暖看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