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娃

嗨!親愛的大娃:

今年放暑假前,妳對於加入排球校隊這件事,不再感到興奮,原因出在七、八月的暑假期間必須到校練球(這意味著,妳將少掉很多閱讀課外書及休閒的時間)。

妳跟我說:「媽咪,我想退隊。」,當時,我對妳說:「做了決定就不要後悔,先練練看,真的不行,再退隊。」

妳那時的表情,好像我脅迫妳做不想做的事一樣,我心裡os:「小姐,這是妳自己做的決定耶。」

言猶在耳,現在已是11月中旬,這段期間,媽媽發現妳變了:不僅越來越獨立,越來越自動自發,而且以能成為學校排球校隊一員為榮。運動資質平凡的妳,雖然打得普普,但妳始終很努力,原本自我的個性也開始注重團隊榮譽了。

「這真是太好了。」我由衷為妳感到高興。

 

今天,妳與隊友們將在老師、教練們的陪伴下,搭遊覽車南下比賽,除了增加比賽經驗外,期望順利打入決賽。

南下比賽前幾天,妳的興奮之情溢於言表(雖然不太明顯,感覺妳不是代表學校比賽而是南下旅遊──果然是天真的小學生啊 。但,可知媽媽有一點捨不得妳,因為,這是妳頭一回與不是家人的同學、老師、教練遠行。

今早,晨光微熹,喚醒了妳,妳張開惺忪的雙眼,看看時間還早,再度縮進被窩裡;我則起床將四個冷包子放進電鍋裡蒸,然後再躲進被窩裡假寐,等待著電鍋裡的冰冷包子被蒸得熱騰騰、香噴噴。

約莫又過了十來分,妳我先後起床、漱洗,然後一同吃著燙手的包子,喝著麥片,我們之間的靜默,不是因為無話可說,而是一種默契,一種「明明還想睡,卻不得不起床」的默契, 哈。

六點五十分,我提前十分鐘叫醒很會賴床的小娃,但今天她自動自發的起床了,因為她知道今天姐姐有重要的事,不能遲到。

七點二十五分,到了學校,我看著小娃進入學校,那樣的目送一如以往,那是一種「放心」;但可知,今天目送妳上遊覽車,當遊覽車開始發動時,我就已經開始「想」妳了,那是一種「牽掛」。

 

曾經,妳好小,在我的子宮裡翻滾嬉戲,拳打腳踢,我能感受妳旺盛的生命力,十一年前的某一日,當醫生接下呱呱墜地的妳,或許意味著第一次的分離──離開母親的子宮。今日,妳離開家人南下參加比賽,不過是第一次分離的另一種形式的延伸。

孩子,妳是一個完整的個體,不可能一輩子躲在父母的羽翼下,終有一日,妳將展翅翱翔,但,我要妳知道,母親對子女的感情,那是一輩子的牽掛。

妳的老媽于102.11.22筆

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非暖看云 的頭像
非暖看云

天平的支點

非暖看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