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總會閒聊。

這一點讓我覺得,有時,我與妳不太像母女,倒像是姐妹或者朋友,

雖然我心裡知道,有一天妳會喜歡某個男生,她會成為妳心裡的秘密,不對人言的。

不過,那有什麼關係!至少,現階段妳眼裡的我,不是難以親近的母親角色。


那天,妳問我:「這世間有什麼是妳牽掛放不下心的?」

我想了想,回答妳:「孩子,孩子是我放不下的。」

妳不死心,接著問:「只有孩子,會不會太少了?」

我又想了想,似乎漏了一個人,但我還是回答妳:「家人,對,就是家人。」

妳說:「妳牽掛的人事少得可憐喔。」

我笑了笑,並不理會妳。


我想,我已經過了多愁善感的年紀,在得失取捨之間,知道什麼是自己真正在乎的。孩子是我懷胎十月生出來的,猶記,頭一回透過超音波聽到子宮內小如蛋黃的妳,發出旺盛急速的心跳聲,至此,便注定了我一輩子的牽掛。

妳或許真正想問的是:「那爸爸呢?妳不牽掛爸爸嗎?」

孩子,爸爸是個獨立的大人了,他不需要牽掛,對他我只有放心,或許,早在有你們姐妹前,我與爸爸甜蜜的二人時期,那時或有牽掛吧,可現在沒有。


牽掛兩字是人在世上放不下的原因,因為牽掛某人某事所以不忍離去。以前年輕時無牽無掛,好像隨時都可以對這世界說再見,也正因此,所以可以對一切事物漠然不在乎,淡淡的憂鬱形成我個人獨特的氣質,偶爾形同瘋狂的行為,只是對這人世不公的抗議罷了。現在想想,真的傻,白白浪費了寶貴的青春年華。

因此,「牽掛」的人事不需要多如繁星,只要少少幾個就好了,孩子是我一生的牽掛,你們的存在完整了我的人生。

謝謝你們。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非暖看云 的頭像
非暖看云

天平的支點

非暖看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